蝶儿

纸粘土小黄人来啦~

E想天开:


 


曾经心心念念的纸粘土,小时候老妈陪我兜遍福州路所有的美术商店,都找不到半点纸粘土的影子,这次抽到淘宝红包,不知道买什么,突然想到网上肯定有卖,时隔这么多年,终于 ……




准备工具:纸粘土,颜料,牙签什么什么的……不做详述。





先大致捏个形状出来。这个时候粘土很软,不容易精细塑形。





等稍微干一点了,精修一下。我没有专门的泥塑工具什么的,随手找点牙签,尺子,不然指甲也行。





然后就放着彻底风干,最后上色就行了。别忘记粘上那撮毛,这个发型简单些。





不3D不立体,翘臀有没有!





大概是年纪大了,没有以前有耐心了,但是,真好玩,下次再做别的。



【卷黑】命中注定11

白茔:

要写仔细还真难…看了不少文作参考。


*有kiss,不能接受rps这方面的就不要看啦~


下一章完结。



纯黑关了直播和语音,往后大大地伸了个懒腰,卷毛也放下了笔记本和装备,走到床边来。
“行了结束了,有点儿晚你就别回旅馆了,我妈安排你住客房,就隔壁间。”
纯黑边说边把直播时候嫌碍事扎的头发放下来。扎头发这事卷毛老早就吐槽过了,今天亲眼见到更是引发了两人的又一阵拌嘴。
卷毛看看窗外,天已经黑透了。窗帘没有拉,窗外的夜景毫无保留地映入眼底。
“你这视野还真不错啊,夜景真美。”
“美是美,天天看也腻了。”纯黑刷地一下把窗帘拉上了,“我要睡了,你赶紧滚去隔壁屋,AO授受不亲懂不懂。”
卷毛没动,“你什么时候这么早睡过,不再来一局吗?”
纯黑摇了摇头,“明天再玩呗,再不出去我要揍你了啊,”作势就要挥拳头往卷毛下盘来上一击。
卷毛用手挡了一下,“哎嘿嘿嘿,别打,别打,我还有话要说。”
“…那就说啊”

卷毛清了清嗓子,然后郑重其事地来了一句:“纯黑。”
“嗯?”
“我之前想…如果以后能一直一起玩就好了。”
“我们以后一直在一起联机吧?”
纯黑似乎出了一口气似地放松下来,
“嗯~嗯~,那当然好。就这点事,说完了吧?”
卷毛笑了一下,“还有。”
“我从15岁认识你开始,那时候真的非常崇拜你。你做的攻略那么棒。后来能和你一起打游戏真的很开心。”
“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发觉自己…”
“嗯~嗯~嗯”纯黑本来带着笑意答应着,突然打断了卷毛的话,“我知道了,你不用说了。”
卷毛试图从刚才的地方继续开始,“我发觉自己…”
“我知道了~你快去睡”
“不是粉丝对偶像的那种感觉了…”
“嗯~嗯~知道了!”纯黑开始把卷毛往门外推。
“不你别打断我,让我说完好么!”卷毛一边闪一边试图组织语言,没留神直接靠在了关着的房门上。
“我以为咱们不会有更多的关联了,就一直没说过。没想到这次相亲…呃你别打…相亲,我今天要正式地跟你说一次…”

纯黑盯着面前这张需要微微仰头才能看见的脸,喉结随着让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上下动着,止不住地紧张。
靠,怎么才能阻止他继续说下去!
眼看着就要说到点上,纯黑一咬牙,直接凑了上去,用双唇堵住了那张该死的嘴。

卷毛完全没想到纯黑会作出这样的反应,那张脸贴近过来的时候,卷毛心里猛地一跳。
他迅速地反应过来,一边回吻过去,一边顺势搂住了纯黑的肩膀。
他细致地舔吻着纯黑的唇瓣,舌尖带着属于自己的津液和信息素气味,一点一点地涂抹在对方形状美好的嘴唇上。
纯黑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似乎因为这一系列湿热的触感愣住了,完全忘记了反应,不知道迎合,也不知道避让。
属于卷毛的信息素缓慢而强势地扩散开来,唇瓣也在这样的刺激下迅速红了起来。卷毛轻轻地一咬,一股细微的电流就穿透皮肤袭上大脑。
这种陌生的感觉让人头脑发涨,也让一直愣神的纯黑意识到了眼下的情况。他把头微微往后退开一些,离开了卷毛的双唇。
纯黑混沌的脑袋里还迷迷糊糊地想着,“这大概是初吻了吧。”
嘴唇上的津液在不断挥发,卷毛粗重的呼吸吹在上面,有种异常的凉意。
卷毛看着怀里的纯黑像只吃饱喝足的黑猫一样,伸出舌尖舔了一下下唇。
他第一次有种理智断线的感觉。

下一秒,与纯黑自己的舌头一起回到口腔的,还有卷毛的舌尖。
侵入了领地的柔软舌尖先是轻轻扫过他的齿龈,而后便果断地纠缠住纯黑犹豫不决的舌头。唇舌的不断交叠里,两人的舌尖仿佛在做一场无休止的追逐,暧昧而黏腻的水声不断地刺激着彼此的耳膜。
两种截然不同的信息素混合在了一起,像烟花一般盛开在空气中。

分开的瞬间,卷毛还来不及从突如其来的美好感觉中回过神来,就发现纯黑伸手狠狠地卡住了自己的脖子。
他并不是没能力挣开,AO的力量差距还是存在的,只不过卷毛看到纯黑这幅样子非常想调侃几句,什么“谋杀亲夫”啊之类的。但似乎纯黑下手太狠,卷毛“咳 咳”地发了几声,就放弃了说话,笑着看他。
纯黑甚至没来得及擦掉嘴角残留的津液,就这么眼神凶狠地盯着卷毛掐了一会,才放开手,迅速打开门把卷毛猛地往外推出去。
“滚!”
卷毛目瞪口呆地看着纯黑砰地一声甩上门。
他摸摸唇边残留的,属于纯黑的痕迹,回想刚才抱着他的感受,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。
而门的另一侧,黑暗里纯黑坐在床边。
他深深地把已经红透了的脸颊埋进双手,屈起身子,心跳得如同擂鼓一般。

开饼子铺的饼饼:

帝企鹅周三~2333你是我哒小呀小苹果~

计划了一整套的企鹅周和企鹅叶修~~

漫展上的好多都么有发上来~~~我忘记了QAQ

慢慢的来发

痛痒:

三天时间终于折腾着刻完。新橡皮太软不习惯渣掉很多细节,转印的图刻了一半糊了只能重新描图,出了各种问题最后印片还手抖印废…过几天入个亚克力手柄再重印吧。出这么多问题还是坚持刻完鬼灯sama和白泽美人你们能感受到我深沉的爱吗…